澳门威尼斯

数字货币

四月 22nd, 2019  |  区块链

图片 1

数字货币钱包有多热?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数据显示,过去三个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公布了6项专利,其中有4项涉及数字货币钱包。

这只是数字货币钱包火热的一个缩影。剑桥大学发布的《全球加密货币基准研究》报告称,2016年加密钱包(账户)的总数量有820万个,2018年达到3500万个,增长了3倍有余。

所谓的数字货币钱包,是存储加密数字货币的工具。按照是否触网分类,分为冷钱包(脱机存储)和热钱包(联网存储,包括App钱包、网页钱包、客户端钱包)。由于具有轻便、易使用和可扩展应用的特性,热钱包被区块链创业者普遍看好。

目前数字货币玩家手中币的存储主要通过两种渠道:一种是放在交易所账户,另一种是放在钱包。而钱包以其更高的安全性,更高的易用性,为炒币者所接受。

“尽管手里持有的币不多,但我还是喜欢放到钱包里,既有安全感,使用起来也很方便;交易所是中心化的,把币放在里面总有种不安全感,除了要时时关注被攻击的新闻,还要提防中小交易所跑路。”数字货币玩家苏倩说。

此外,日益兴起的空投币、糖果币活动,也需要有钱包存放,钱包成为越来越多炒币者必备工具。

在技术难落地、炒币易被割、ICO违法的区块链行业,数字货币钱包的优势显而易见:既能充当区块链生态的流量入口,又作为工具不直接挑战监管。

然而千帆竞发的数字货币钱包市场,并非处处喜悦。黑客的紧盯,使安全问题饱受质疑;入局者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再加上盈利模式模糊,许多平台靠烧钱维持,数字货币钱包创业眼下也经受着一轮煎熬。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目前市面上90%的数字货币钱包未来将走向灭亡。

这个市场的真实状况是怎样的呢?数字货币钱包市场是否已经饱和?钱包应用未来出路在哪里?今天,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走进这个行业,带你一起,探究真相。

最好的时代:炒币用户三千万,钱包平台两年增百家

知春路一栋半旧的写字楼里,几十位码农把电脑键盘敲得啪啪响,电脑屏幕上是一串串难懂的代码。这里是数字货币钱包平台Kcash的办公地。

Kcash的创始人为祝雪娇,清华技术男。

整个2013年,比特币的价格坐上了过山车,从接近2000元人民币几个月内跌至400元,又在4个月时间疯狂涨至7000多元。国内早期的炒币玩家均在这时起步。比特币钱包的创业潮第一次被引燃。

图片 2

数字钱包创业日渐兴起

毕业不久的祝雪娇也在这时开启了第一次创业——创立一款比特币支付网关、比特币钱包YardWallet。

巅峰的时候,国内像这样的比特币钱包数量上百家。但好日子并不长,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跌,炒币热情一度进入低潮;再加上做比特币钱包,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仅靠手续费难以为继。

2014年至2015年,大批比特币钱包倒下。“那时国内的数字货币玩家不到50万人,比特币和比特币钱包还是个小众群体的产品。”祝雪娇说。YardWallet也因持续没有稳定收入来源而最终夭折。

区块链创业者刘恒估计,在低谷的时候,国内活着的比特币钱包平台不超过20个。

转折点在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的价格回暖,区块链技术开始在创投圈被频繁提及,基于以太坊的山寨数字货币不断出现。2017年初,比特币价格突破万元人民币,炒币日渐成风。数字货币钱包迎来了好日子。

2016年5月成立的imToken,用两年时间便成为一家“全球最大的以太坊钱包”。2018年5月,imToken完成IDG资本1000万美元A轮融资,同时其公布数据称,月活用户超过400万,日均转账量占据以太坊生态的10%。

2017年9月,离开数字货币钱包创业近两年的祝雪娇又回来了,这一次他创办了Kcash

选择这个时间回归,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机会。祝雪娇说,去年的“9·4”之后,政策强制退币,用户需要一个平台来存储数字货币,而钱包刚好满足这个需求。此外钱包作为一种数字资产存储工具,没有明确的政策限制,成为区块链创业较“保险”的领域之一。

Kcash是一家多链和跨链钱包公司,支持包括BTC、ETH、ETC、LTC以及EOS在内的主流币种。

半年以后,Kcash自称就成为仅次于imToken的“全球第二大钱包”。按照其7月公布的数据,用户数已达百万级。而根据大数据安全公司知道创宇在2018年年初统计过炒币人群的数量,全球炒币人群3000万,中国为600万。

imToken和Kcash之外,各种加密数字货币钱包蜂拥出现。

中心化钱包、去中心化钱包、以太坊钱包、多链钱包、硬件钱包、APP钱包、网页钱包……

其中,联网的热钱包以方便使用、功能可扩展等特点成为最受创业者偏爱的数字钱包领域。

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在“数字货币钱包排行榜”网站上看到,其收录的常用数字货币钱包平台有115家,其中硬件钱包不足10家,其他均是APP轻钱包、网页轻钱包和客户端钱包等。

尽管数字钱包平台的数量已经急剧上升,但在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看来,这个市场还远没达到饱和状态,“目前国内的数字货币用户不超过1000万人,未来随着数字货币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数字货币钱包的用户规模还有几十倍的成长空间。与此同时,一些带有流量的优势新平台,比如大的金融机构、社交平台进入,也有机会挤入头部。”

此外,国外市场也吸引着国内平台的目光。“市场潜力还在,而且还有时间让平台去验证模式,可以说现在是数字货币钱包公司发展最好的时代。”蒋宇捷说。

安全存隐患:有安全审计的钱包或不足1/10

玩家数量急剧增加,行业开始变得鱼龙混杂。

祝雪娇称,有些团队,通过抄写社区中的开源代码,就可以开发一个简易的数字货币钱包,“这样的团队,没有公司,没有正规的注册备案,甚至只有一两个人。”

“主流区块链热钱包的开发门槛不高,但要把所有公链都适配,就需要对所有公链的技术吃透,很多公司在不能通透了解公链技术和钱包技术的前提下,就做钱包产品,简单的从开源代码来复制,这样的产品问题是很多的。”区块链公司矩阵元某技术人员称。

为此,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联系深圳一家名为“云界网络”的技术开发公司。工作人员称,只需几万元就可以帮助创业者开发一套数字货币钱包系统。此外公司还提供白皮书撰写、教程使用视频、社群维护等一条龙服务。而对于钱包系统的安全性,工作人员称公司并不提供安全防护,需要客户自己负责,“可以自己找安全公司维护。”

然而对于那些纯粹为了挣钱的数字货币钱包平台而言,高昂的安全防护费用并不是件轻松事。一些规模不大的钱包平台,在早期没有较大用户规模的时候,也很难有动力去花费高昂资金做安全审计。

“数字货币钱包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大部分平台没有安全从业者;然后为了快速推出产品,没有专业的第三方安全机构做相关检测。”知道创宇先进技术部总监胡铭德告诉区块链真相。

胡铭德说,手机和电脑本身并不安全,容易受到物理攻击和网络攻击,“软件钱包的载体不安全,就相当于浅沙盖高楼。”

图片 3

数字钱包面临各种外来攻击

不仅如此,很少有钱包公司使用外部的安全审计。胡铭德举了一个例子:在近日一场安全开发者峰会上,他与几十家钱包厂商接触后发现,只有一家厂商请了外部的安全审计。

在他看来,并非平台自身不可以做安全审计,只不过许多平台自身的安全审计流于形式,而且有一些平台,熟人盗币的风险比网络攻击的风险还大。

与此互为佐证的是,今年5月25日,在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的青年精英论坛上,360集团信息安全部发布数字货币钱包安全白皮书。称目前市场主流的近20多款钱包八成存在安全隐患。而且被大部分用户接受的“热钱包”的漏洞多于“冷钱包”,攻击面更多。

360集团信息安全部负责人高雪峰表示,黑客一旦瞄准“钱包”,找到漏洞,就会将账户货币洗劫一空,且由于数字货币匿名、不可追踪等特性,被盗后难以追回。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数字货币领域,疯狂的盗币、系统攻击如此猖獗。

7月初,以太坊钱包MyEtherWallet上5000万账户遭黑客攻击,瘫痪时间长达5小时。而就在两个多月前,同样是这家平台,遭受黑客入侵,共损失约500个ETH(约35万美元)。

根据区块链安全网数据显示,2017年,区块链重大安全事件数量发生了16次,造成了6.34亿美元经济损失。2018年呈现出指数上升的趋势,仅1-5月重大安全事件数量就已经发生46次,损失高达20亿美元。

商业模式探索:想做“支付宝”,却靠发币维生

在2013年第一波数字货币钱包的创业潮中,大部分钱包因为模糊的盈利模式,最终在比特币熊市中梦想破灭。

在2016年第二波数字货币钱包的创业潮中,数字货币钱包用户规模急剧增加,加上可参照的对标逐步清晰,数字货币钱包的盈利模式进入探索阶段。

经过20年发展的互联网,已经深刻揭示了“流量为王”的道理。区块链世界,道理相同。而钱包,被看作未来数字资产交易的入口。这也被普遍认为是其可以盈利的模式之一。

谁把住了这个入口,谁就有可能成为未来数字货币领域的“支付宝”,甚至区块链界的“微信”。

祝雪娇毫不避讳把Kcash做成数字货币领域“支付宝”的想法,“Kcash会成为沟通数字货币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桥梁,成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支付宝。

成为“支付宝”,意味着既要做转账支付,又要做理财,同时还推出DApp生态,未来承接各类DApp的入驻。

为此,今年3月Kcash推出币生币增币产品,为用户提供8%年化收益率,保本保息的理财产品;5月以后,部分产品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11%。

数字货币的理财收益,来自于各个交易所在同一时间的兑换价格差异,原理如同炒外汇。

祝雪娇称,依靠该项功能,Kcash亦能从中收取一定的差价,目前已经实现盈利。

但在蒋宇捷看来,单靠OTC场外交易和币生币理财很难支撑巨大的商业收入,“钱包汇集大量用户的Token后,无论是和超级节点合作还是自己竞选超级节点,多个币种的累加可以获得的收入是海量的,这是钱包未来最好的商业模式之一。”

实际上想做数字货币领域“支付宝”的不止Kcash一家。区块链真相发现,如今有许多数字货币钱包均打出区块链领域“支付宝”、或者“微信”的宣传概念,但功能、模式雷同,清一色的支付、数字货币理财和DApp生态功能。

YeeCall的野心是成为像微信一样的超级入口。其本是一家跨国的免费电话工具,全球用户数已达到3300万。

今年4月上线Yee钱包功能,但其用户群体中,一个很大的痛点是跨境转账。对此,Yee钱包计划年底打通支付网关,用户可以先把要转的钱通过YEE币的方式打给对方,对方收到YEE币后再转换成当地的货币。相比传统方式(手续费为8%—10%),该转账方式的手续费可以降低到3%以下。

为此,其盈利模式也将发生变化。在此前接受巴比特采访时,YeeCall称其盈利模式之前是广告,大约为百万美金的规模,未来会探索跨境转账和Dapp生态收入。

图片 4

某数字钱包打出的广告语

但这样的探索,难以短时间内让平台自力更生。发平台币成为钱包的一股潮流。

区块链真相发现,Kcash曾发行代币KCASH,用于生态流通,总量10亿枚,2017年12月完成众筹,目前已上线包括OKEX在内的三家交易所;今年1月,YeeCall传出项目将发行加密数字货币YEE,作为全球转账通用货币,总计100亿枚;5月,麦子钱包也开启了1000万MDS代币空投活动。

这些钱包平台币,一方面成为平台内各种数字货币兑换的通用币,另一方面也在交易所流通,成为一种融资方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钱包从业者告诉区块链真相,钱包发平台币,表面上看是推出各种功能的需要,实际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好的盈利模型,很多是为了融资。

在她看来,如果token没有好的应用场景,一但上交易所破发后,损害的将是平台信誉。

赌未来赛道:去中心化交易所是终极目标?

数字货币钱包的另一个商业化探索,是交易所,尤其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如今的区块链领域,交易所成为名副其实的吸金之王。FCoin的出现,掀起新一轮交易所圈地之争。

然而交易所疯狂“割韭菜”后迎来质疑。中心化交易所记账式交易、流程不透明、系统有漏洞,存在各种隐患和风险,一时间成为圈内诟病的对象。今年
7 月的 TechCrunch 大会上,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访谈中便直言对中心化交易的不满,“我真心地希望中心化交易所能够下地狱死去,越快越好。”

去中心化交易所似乎成为一种呼声。这种模式的最大特点是,在没有中介的干预下,实现点对点交易。

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短板也显而易见。根据区块链应用评测平台DAppReview29日的数据,目前交易量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的日活只有1364,去中心化交易所ForkDelta日活只有
1300左右。

图片 5

DAppReview网站显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IDEX 7月29日日活数据

手握大量用户和沉淀数字资产的钱包,看准的正是这个夹缝。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未来,但现在并不是好生意。”Kcash
创始人祝雪娇曾如此说。在他看来,许多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把技术做了出来,没有引入更多数字资产,业务规模有限。

7月23日下午,Kcash宣布将上线去中心化交易所KEX。祝雪娇认为,钱包手握大量活跃用户,同时用户还具有资产兑换、交易的需求,这正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缺乏的资源。而完成交易所上线这一步,也为钱包带来商业模式上的进一步延展。

而3个月前,imToken也曾对外宣布,旗下去中心化交易平台Tokenlon与去中心化交易协议0x达成重要战略合作,Tokenlon会利用0x智能合约技术,实现无缝的原子币币兑换功能。届时,在钱包内便可以实现币币交易功能。

甚至还有平台推出“钱包即交易所”的模式。7月19日,钱包平台比特元宣布,比特元钱包不仅可以支付和储存,还将提供匿名化的C2C交易功能,用户可跳过平台直接进行交易。比特元团队称,去中心化的交易方式更可能成为趋势。

钱包与交易所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但在中心化交易所已经圈地之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道路也并非顺畅。去中心化交易所复杂的交易操作模式对大众而言更是一道高墙。“我们肯定是干不过中心化交易所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他们的补充。”祝雪娇说。

走上交易所之路的钱包,也开始面临政策压力。除了国内政策对数字货币交易所采取限制措施,其他国家也相继传出禁令。

面对高悬头上的政策风险,祝雪娇称,目前交易所注册地在国外,业务在全球开展。

“这个市场变化很快,对于技术力量不强、团队优势不明显的平台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另外政策方面的不确定性,让这个行业压力陡增。”蒋宇捷说。

随着监管政策的明朗和竞争环境的白热化,热闹的数字货币钱包或将面临一轮新的洗牌。

imToken公关总监骆雅洁称,作为一种工具的数字货币钱包,未来一定是规模效应,“90%以上的钱包会死掉,这个领域最终可能会剩下两三家”。

标签:,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