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

就是首先要搞明白地球生命是如何演化的

六月 8th, 2019  |  科学

生命在宇宙中是十分罕见呢,还是就在银河系动物园里就挤满了各种生物呢?很多人对外星生命有着图像化的概念,他们都是那些阴沉的小家伙,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但事实上或许不是这样的。

在遥远的行星上生命没准就是贼眼大大的微生物,或者就是银河蝠鲼之类的科幻海怪,其他则可归类为神经机械有机体,生物和机械的混血儿。

图片 1

理清超级高等外星生命思路的一个方法就是尝试想象一下我们自己未来的情景,也许会是极其复合人,事实上很多人现在已经感觉自己成了机器复合人了,每天携带手提电脑,拿着智能手机,它们俨然已经成了我们大脑的第三个半区了,我们的身体甚至都再逐步变成用手提电脑那种人的外形了。

图片 2

有可能宇宙到处都存在着生命,我们尚无法证明我们不是孤独的。当然,搜寻外星生命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首先要搞明白地球生命是如何演化的,因为一旦我们搞明白了我们就能够洞察生命是否已经能够诞生于其他的地方。

地球运行于所谓的适居带,这个太空区域的环境有利于生命的形成。我们刚好处于与太阳适当的距离,所以我们的海洋不会蒸发掉,地球的温度不太冷也不太热,同时我们的大气层里有氧气所以我们能够呼吸。

地球一直是各种生命的宇宙天堂,从小的单细胞生物如细菌,到大的多细胞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科学家们相信,我们地球的所有生命都传承与大约34到38亿年前的一个共同的微生物老祖宗,但是那个微生物是如何开始的,始终是个谜。

寻求答案的一个方法就是寻找古代岩石,在那里微生物会留下它们生存的蛛丝马迹。地质学是了解地球生命起源和进化的关键手段,因为地球生命的历史记载几乎完整地记录在我们脚下的岩石里。

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地区含有一些地球上最古老的岩石,它们几乎有35亿岁了,那里拥有很多太古时期的岩石,在地球上保留至今,其中的一些岩石单元有可能含有生命的迹象。

图片 3

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然而其最原始的地表大部分已经被地块构造和风化抹去了。皮尔巴拉极厚的地壳帮助它抵御破坏性的地质过程。皮尔巴拉没有受到板块构造的强烈影响,水成岩石的原始特征产不多可以让我们去解读地球历史。同时在南非也有一些同时代的水成岩,几乎有35亿岁了。

地质学家花了数年时间研究皮尔巴拉的岩石构造,研究叫做叠层石的罕见构造,那是35亿年前生物所形成的化石。叠层石形成于海底的岩石构造,在那里一层层纤细的沉积物长期以来借助于微生物逐步形成了圆锥状,馒头状和其他形状。

叠层石并没有生命,然而其构造却是由活体形成的,一旦我们在化石记录中找到一个,那就像是找到了死去已久的微生物的足迹。但是微生物本身几乎从来就不会作为化石保存在叠层石里面,因此要确定叠层石作为生命的证据是极其困难的。

但是在皮尔巴拉的叠层石里,地质学家发现了实实在在的生物,那或许是地球上最古老生命的迹象,那些变成了化石的微生物当时可能生活在将近35亿年前的环境。这种化石化的生态系统提供了回头一瞥,那可能就是人类最早祖先的遗迹!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