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

  市场上最早的几只量化基金

四月 11th, 2019  |  财经

摘要:在量化投资历史上,詹姆斯·西蒙斯恐怕是一道难以逾越的丰碑。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年化回报率将近38%,连巴菲特都望尘莫及。也由此,量化投资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不过由始至终带着神秘的气息。
也就在最近短短几年里,国内打着“量化…

在量化投资历史上,詹姆斯·西蒙斯恐怕是一道难以逾越的丰碑。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年化回报率将近38%,连巴菲特都望尘莫及。也由此,量化投资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不过由始至终带着神秘的气息。

  也就在最近短短几年里,国内打着“量化投资”标签的基金已有9只,加上最近即将发行的长信量化先锋,量化基金数量将达到10只。此前9只量化基金策略不同,表现亦是参差不齐,量化投资也因而颇受质疑。不过按照长信基金金融工程部副总监胡倩的话来说,量化投资只是一种方法,其结果取决于策略、模型以及执行力,这才是量化投资的核心竞争力。

  寻找“大概率”

  市场上最早的几只量化基金,业绩一度饱受病垢。人们对量化基金的争议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是A股市场是否有量化基金生存的土壤,二是基金的量化策略是否可以接受市场长期的检验。

  在胡倩看来,这些争议主要还是因为量化投资可以追溯的历史较为短暂,“在A股市场使用量化策略,好比盲人摸象。我们一开始建立模型时,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比如我们想看看宏观经济环境和股票的表现有没有相应的规律,我们就要研究政府政策、货币供应,还有各类宏观经济的指标,以及股票走势、板块走势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发现其中有某些规律,那么之后还要进行回测,看看这个规律是不是具有代表性,这个模型的逻辑是不是合理,建立模型是非常复杂的过程。”

  “所以量化投资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和我们掌握的数据有关,也和我们所使用的策略、模型有关。A股市场的历史相对比较短,其中有大量数据可参考的年份也比较短,这是一个挑战。另一个挑战是,我们使用量化方法进行投资的时间也比较短暂,对方法的检验、模型的检验都需要时间。总体而言,我们的市场目前还处于量化投资的萌芽期,现在评价量化基金的业绩还为时过早。”

  另一方面,胡倩认为未来量化投资将是大趋势,“过去市场上几百只股票,基金经理有精力去研究每只股票,但是到股票数量接近2000只,市场的有效程度越来越高以后,依靠挖掘股票获取超额收益的难度越来越高,这两年基金的表现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胡倩认为,数量投资依靠海量数据筛选股票,中长期看颇有前途,不过重点还在于方法,如何寻找市场中的“大概率”事件,是量化投资的精髓。“数量投资本身是个中性的概念,它的结果还是取决于投资团队以及他们的理念。”

  探秘“黑匣子”

  人们把数量化投资的神秘感,比喻为黑匣子。在这个黑匣子里,有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模型。大多数人对数量投资的质疑,来源于此。

  不过在胡倩看来,数量投资和主动投资一样,只是一种方法。“数量投资不是指数投资,不是靠一个模型就能一劳永逸的被动投资。量化模型必须经历不断的跟踪、检验、优化以及永无止境的改进。定量投资与普通的定性投资一样都是主动型投资,只是运用的投资方法不同,其精髓和优势就是,它是人脑的延伸和发展,可以让投资人更全面、系统的看到所需要的东西。”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筛选投资标的的时候,可能会用到资产配置模型,根据历史规律预测在相应的宏观环境下,股市和债市可能发生的情况,接着看在这样的环境下,哪些板块、行业会表现比较好,而后通过各类模型去筛选个股。我们会用很多模型,多层次多角度的寻找最有可能上涨的股票,这是基本方法。”

  胡倩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背后的理念和逻辑,“量化投资不是依靠单纯的数学模型,也不是寻找单纯的数学规律,是把各种逻辑通过数量化的方式表达,其中必须包含各种经济、政治含义,这样得到的投资结果才有真实意义。”

  “在量化模型的演绎过程中,我们会找某些时期可能表现很好的股票,但更重要的是剔除那些可能表现非常坏的股票,我们的新产品会用量化技术进一步控制风险,尽可能避免大起大落。”胡倩说。

TAGS:人脑延伸量化投资

标签:,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